梅疏影

无叶不欢


只要喜欢,就能够坚持下去

把丧的删了

谢谢你们

在我非常难过的日子里





也希望给你们更好的梅子

再次,谢谢啦





【all叶】阿尔法的蔷薇(下)

#秾艳美人叶
#囚禁梗,ooc


——美即原罪。





这是道送命题。


无论说还是不说,这个已经掌握了阿尔法城偌大权柄的男人都不会轻易“放过”他吧。


叶修看着那张和自己生的一样的脸,心底突然觉得无力:他们……是什么时候走到这一步的?


浓重的酸涩和悲伤让他刚刚被药剂温暖了些的身子再度变得冰冷。

抑制不住身体内部撕裂般的痛楚,叶修再度咳了起来,殷红的血顺着白玉般精致优美的指缝蜿蜒流下,落地,盛开出凄美的艳色蔷薇。


叶秋看着哥哥愈加苍白透明的面容,看着他染血的,秾艳的如蔷薇花瓣似的唇,忍不住欺身上前,细细地吮吸,品尝,直至把叶修整个人都染上桃花般的薄红。


被迫顺从,哀楚脆弱,却又那么美。


尤其是这份美并无自保之力,才愈凄婉哀恸,惹人怜惜。


“哥哥,你何苦呢,想出去就和我说一声,我又怎么会不答应呢。


何必私下里联系仅仅是个小小主教的喻文州。只要我想,明天的主教之位就是别人的,他能帮助你什么,把你藏起来,逃离我身边吗?!”


叶秋的语气突然变得愤怒,眼睛深沉如墨,有法庭斯海的风暴在酝酿,手下失了分寸,把叶修的脚腕捏出一圈青紫。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顾惜哥哥的身体,恨不得把叶修浑身都印下只属于他的痕迹,似乎要将他揉进骨血里。


相比之下,疼又算得了什么?


“你现在能比我的心更疼吗?


我最亲爱的……哥哥!


明天我会发布讣告,说你昨夜病情加重,不幸去世……”


叶秋没有理会叶修黯淡的眼神和哀求的情态,自顾自说了下去:


“以后,无论是喻文州还是王杰希,都无法打扰我们了。


开心吗?”











梅子:

完结啦

开心


填坑get

给你们比心~

求评论

暗示.jpg









关于影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暴力美人叶
ooc

假设叶修是这样失忆的

叶母带着叶修离婚之后
不幸染上重病去世

叶修悲伤过度,滴米未进

苏沐秋担心他的身体去给叶修买药
被车撞到,当场就没了呼吸

本来打算和苏沐秋表白
从此和他好好过日子的叶修听到消息后昏倒了

醒来就忘了一切

把自己当成了苏沐秋
父母早亡
和唯一的妹妹相依为命

他一直生活在唐人街
没有叶父,叶母,也没有曾经挂在心里的弟弟

活成了爱人的样子

苏沐橙一直想留下叶修
哥哥死后
她觉得这是自己唯一的光

小心翼翼瞒着他的过去,希望就这么一辈子生活下去

结果叶秋为了找到哥哥花钱买自己的命
喻文州发现了叶修

设了一个套让他回了叶家


结果病娇弟弟叶秋发现哥哥已经不认得他了

……





梅子:

黄色废料黑化小剧场get

发出暗示……的声音

嘻嘻

比心


暴力美人叶
ooc

叶修的父亲是美国帮派的黑道大佬

叶母有了孩子后希望过上安全平静的生活
不同意叶父继续经营黑色产业,于是执意和叶父离婚
带走了才十几岁的叶修

本来叶父是想留下大儿子继承家业

结果叶修主动要和妈妈走,留下叶秋。
“我是哥哥,弟弟身体不好,还是让弟弟和父亲生活吧。”

叶妈妈和叶修搬进了公寓楼,天有不测风云,叶妈妈染上了重病,叶修去找叶爸爸,但叶父怕触景生情已经带着叶秋去了美国纽约总部

他们很快负担不起医药费卖掉公寓,来到了唐人街的一处破旧的楼房里

在那里叶修结识了父母早逝的苏沐秋和他的妹妹苏沐橙

两人很快成为了朋友

因为叶母和叶修生的漂亮,经常有小混混过来骚扰,出言不逊
叶修为了叶妈妈从养尊处贵的公子哥变成了唐人街出名的暴力分子


秾丽狠戾得像一朵带毒的美人花


叶母没能活多久就去世了,叶修受了刺激忘了过去的一切,内心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孤儿和沐秋兄妹相依为命

苏沐秋心疼他,也不提他还有个父亲和弟弟

叶母留下的遗物也被苏沐秋小心地收了起来

几年过去,沐橙考上了大学,昂贵的学费让沐秋和叶修皱起了眉

叶修去酒吧买醉认识了喻文州,他介绍了一个活给叶修

有地下出几千万美金买一个黑帮大佬儿子的命
那个黑帮大佬只有一个独苗苗
从小身体不是很好

想找一个替身代替他偷偷送到国外的儿子

因为大佬搞军火所以安全还算受到保证
危险的也只有动手的那几天

不管结果如何都会给叶修至少百万的酬劳

喻文州本来就是叶家的探子

他远远见过一次叶家少爷,觉得叶修和叶氏的公子十分相似

叶修接下了这笔单子

看着叶修的眼睛,喻文州不知怎么的就后悔了

眼睁睁看着叶修走出了酒吧大门
光影斑斓照在他姣好的侧颜上美好得像一场梦

叶修随意地朝喻文州挥手


走进了巷外的黑暗里








梅子:

一个梗

打出来给你们看看

我在想今天会有几个人发现

嘻嘻


随缘更

发出渴望评论的声音

来自梅子的疯狂暗示

比心










共勉

黄油西米桑:

文手共勉


“我写小说, 是因为我想写, 我有一种想倾诉的欲望,我要把我身边发生的故事,用另外一种方式记载下来,这就足够了,要求不高。我的小说, 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价值,或者是特殊的意义,更不可能留芳百世 。但至少我能够自得其乐,最重要的是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了 。


“我写小说是我这辈子做的第一次主动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与内心的快乐与充实相比,功名利禄算得了什么呢?  ”


——《武林外传》第三集 

我,

梅子,


评论。









——发出渴望评论的声音。






【all叶】棋

#艳丽美人棋手叶
#狗血occ 私设如山




——他坚韧地像神坻,独立于战场的王。






“退赛?!”


工作人员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反问:“为什么?这可是中日擂台赛,上千万观众都在等着的呢,各大直播都开着,说不打就不打了,总得给我们媒体一个说法吧?”


来人胸口别着一枚红色的枫叶,是四大棋院嘉世的人,说话还是颤抖着的,想来也被这个消息惊得不轻:


“有人举报叶神之前比赛用违禁药品,要取消他的比赛资格。”


“笑话,叶神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作弊?”工作人员明显是不信的,但看来人一副悲伤的面容,还是咽下了质疑的话,此次嘉世的战绩委实不怎么好,除了叶秋也只有零星几个闯入决赛,原来的第一大棋院隐隐有不及其他家的架势。


他们又怎么可能自毁长城呢?


说到叶秋此人,就不得不提上届中日联赛。


当时中国棋手不及日本多矣,是当时还是八段的叶秋杀出重围,以力挽狂澜之势夺得头筹,给中国挣了个脸面。


他在上界中日围棋大赛里数场连胜,斩一路大将,成神的累累威名,全都沾着彼岸友邦围棋手的淋漓鲜血。


成神。


所以崇拜他得人岂止不少,能背的下最后一战的棋谱的人,也不下八成,今天的观众,有一半以上是为叶秋来的,这下突然说不来了,慌张的又何止工作人员?


更何况——“这点风波远远称不上退赛那样严重,媒体也是略微报道了一下而已,我可不信举办方会让叶神会轻易退赛。究竟是怎么回事?”


“证据确凿,嘉世棋院内部亲自举报的。”这位低阶棋手想来也是叶神的粉,眼眶还是红的,声音里犹有不甘“本来也不至于退赛,是院长,院长和我说叶神自愿退赛,和之前的事无关。”


送走嘉世的人,回忆起那个小男生红红的眼眶,负责后备事宜的陆安琪沉默了。


各类腌臜事她都见过,但恶心成这样的可谓凤毛麟角。即使早就听闻小道消息说叶神和嘉世的关系不是很好,但生生被夺去了比赛的资格,不去联想后台乱作一片,又会对他又怎样的流言痛批,陆安琪的内心还是划过一丝疼痛:


叶神,他现在还好吗?






嘉世棋院

院长办公室



“放手。”


叶修唇红似血,衬得面色越发地白,如同月光里静静绽放的百合花,但白色又脆弱的影子似乎只是你某一瞬间的错觉,柔美而转瞬即逝。


在陶轩看来,叶秋的沉默只是色厉内荏的虚张声势罢了,满身是刺又如何。


这个早就属于他的人散发着飘渺的香气,成熟,优雅,又魅惑。


他笑了,但这早已无法牵动叶修一根神经,陶轩嘴角病态的弧度大得有些疯狂:“决赛你已经去不了了,我只要随便给他们一个理由,你只要不出现在赛场上,它就会变成真的。


认命吧,叶秋。”


叶修抬起眉,眼睫闪动,像一只雨林里展翅欲飞的蝶,还带着陶轩逼迫他时潮湿的水汽。


他的嘴唇几乎红得有些过分了,嫣红的色泽在白色的贝齿衬托下尤其明显,绯色的舌尖精致得想你与他一再纠缠,直到吞吃入腹。


嘴角微笑着,吐出的却不是什么暧昧的情话:


“这不正好如了你的愿。”


叶修说这些话时艳色也没有消去,他狼狈地躺在陶轩办公室的沙发上,黑色的真皮质地把他浑身衬得分外的白,透明的,病态的苍白。


即使陶轩知道这份虚弱是他设与的假象,内心也不由得动容了两分,声音也温软了些:“何苦呢,你就像从前一样,跟在我身边。有什么不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苏沐秋,你难道能把他还给我吗。”


叶修的声音里除了清冷,终于带了点对他刻骨的恨意,幽幽地绽放在空气里,凝结出黑色的蔷薇——“十年前的事,我都知道。”


他的眼睛里流淌着倒影星河的小溪,闪烁着点点荧光,明明身体已经极度脆弱,神情却又坚韧地像神坻,独立于战场的王。










梅子:

借用围棋的背景

很多都是私设,架空哦

试水



给你们比心~













【all叶】活该(七)

#民国妖孽美人叶
#有毒,超级ooc




——他原该是他的。





在叶父叶母先后遇刺,叶家风雨飘摇,叶秋临危受命继任家主之前,叶修和他的界限还没有那么泾渭分明。


叶秋还记得,窗外笼罩在他们所有人之上的雷电在不甘地咆哮,映的叶修一向如画一样的眉目多了几分凌厉,这位被所有人宠在手心上长大的叶大少爷突然露出了锋利的爪牙,黑色的发丝如同连绵的雾,遮掩了他春色起伏的眉眼,也消弭了接下来的语句。


唇红如血,却又像油画上鲜艳欲滴的蔷薇:


“阿秋,你听好……”


那是他的哥哥,和自己不同,向来是众人从小追逐,众星捧月的对象,叶秋不敢想象,他是从哪里知道现今发生的一切,又是如何一个人忍下对心中的迷惘紧张做好了接下来的重重应对,枪械,下属和忠心,他又是如何一一联络,逐个辨别?


也对,谁会防备一个随时会被死神夺去性命的病秧子呢,即使他是叶家的大少爷。


尤其,他很美。


叶修当然明白这一点,他从来不吝啬把美色当作自己的武器,但更多时候,他浑然不在意这些,他总能毫不费力地得到自己想要的。


而且,总有人想迫不及待地告诉他一切,“将军”这一步,对他来说并不难。


不过这怎么好对他的笨蛋弟弟说呢,以叶秋的龟毛的性格,哪怕表面上不在意但也会私下拿枪解决了那个家伙吧,卸磨杀驴的名声并不好……愈是家大业大,愈须顾忌这一点。


更何况,孙哲平孙大警署长也不是那么好杀的。


但叶修无奈地发现,后来叶秋越发把他看得紧了些,好不容易出去一趟领了个可怜的孩子回家,回头就被禁了足。


叶秋看着他的哥哥漂亮的眉间一蹙,眼尾染上一抹胭脂的浅红,半是控诉半是怨怼地看着自己,心头的火就先灭了一半,从小严于律己的叶二叶大家主简直觉得这个双胞胎哥哥是他的劫数,专门来克他的。


一回想刚才差点被那个金发洋人军火商罩在怀里现在还一脸无辜的男人,叶秋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罢,以后看紧了些就是。


父亲教导叶秋,照顾好哥哥是他余生的职责。


况且,他们是双生子,他本来……就原该是他的。


谁也分不开。


道上也不是没有传言,说叶二是把那个精魄妖魅化成的哥哥当情人养,但这都到不了叶修的耳朵里,他的哥哥,只需要好好享受他给他的一切就够了。


谁敢,阻挡。




申市




案头上,从会议的百忙之中抽出身来的叶秋,听着邱非的电话,眉头渐渐蹙紧,十几万块大洋都换不来的限量定制款英吉利派克钢笔洇湿了笔下的文件,染出了一个巨大的墨团——周泽楷,韩文清,喻文州……真是他的好哥哥,招蜂引蝶的本事真是一点没少。


自己才走了几天,他招惹过的男人就扑了上来,呵,什么年节送什么礼,腊八还没过呢。


这些人,他可一一记住了。


崭亮的军靴划出矫健的轨迹,男人的全身的肌肉绷紧,像一只准备扑食的猎豹。 他随手扯起落在沙发上的大衣,对门口对下属吩咐









—— “开车,回上京。”













梅子:

大家国庆节快乐

假期过得好吗


活该掉落





给你们比心~
















国,国庆快乐啦。





一只会卖萌的梅子留

比心~

祝大家月饼节快乐




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