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疏影

无叶不欢

all叶only
吃一切叶受cp,all非,all耀
cp可拆不可逆
欢迎调戏~

【all叶】活该(七)

#民国妖孽美人叶
#有毒,超级ooc




——他原该是他的。





在叶父叶母先后遇刺,叶家风雨飘摇,叶秋临危受命继任家主之前,叶修和他的界限还没有那么泾渭分明。


叶秋还记得,窗外笼罩在他们所有人之上的雷电在不甘地咆哮,映的叶修一向如画一样的眉目多了几分凌厉,这位被所有人宠在手心上长大的叶大少爷突然露出了锋利的爪牙,黑色的发丝如同连绵的雾,遮掩了他春色起伏的眉眼,也消弭了接下来的语句。


唇红如血,却又像油画上鲜艳欲滴的蔷薇:


“阿秋,你听好……”


那是他的哥哥,和自己不同,向来是众人从小追逐,众星捧月的对象,叶秋不敢想象,他是从哪里知道现今发生的一切,又是如何一个人忍下对心中的迷惘紧张做好了接下来的重重应对,枪械,下属和忠心,他又是如何一一联络,逐个辨别?


也对,谁会防备一个随时会被死神夺去性命的病秧子呢,即使他是叶家的大少爷。


尤其,他很美。


叶修当然明白这一点,他从来不吝啬把美色当作自己的武器,但更多时候,他浑然不在意这些,他总能毫不费力地得到自己想要的。


而且,总有人想迫不及待地告诉他一切,“将军”这一步,对他来说并不难。


不过这怎么好对他的笨蛋弟弟说呢,以叶秋的龟毛的性格,哪怕表面上不在意但也会私下拿枪解决了那个家伙吧,卸磨杀驴的名声并不好……愈是家大业大,愈须顾忌这一点。


更何况,孙哲平孙大警署长也不是那么好杀的。


但叶修无奈地发现,后来叶秋越发把他看得紧了些,好不容易出去一趟领了个可怜的孩子回家,回头就被禁了足。


叶秋看着他的哥哥漂亮的眉间一蹙,眼尾染上一抹胭脂的浅红,半是控诉半是怨怼地看着自己,心头的火就先灭了一半,从小严于律己的叶二叶大家主简直觉得这个双胞胎哥哥是他的劫数,专门来克他的。


一回想刚才差点被那个金发洋人军火商罩在怀里现在还一脸无辜的男人,叶秋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罢,以后看紧了些就是。


父亲教导叶秋,照顾好哥哥是他余生的职责。


况且,他们是双生子,他本来……就原该是他的。


谁也分不开。


道上也不是没有传言,说叶二是把那个精魄妖魅化成的哥哥当情人养,但这都到不了叶修的耳朵里,他的哥哥,只需要好好享受他给他的一切就够了。


谁敢,阻挡。




申市




案头上,从会议的百忙之中抽出身来的叶秋,听着邱非的电话,眉头渐渐蹙紧,十几万块大洋都换不来的限量定制款英吉利派克钢笔洇湿了笔下的文件,染出了一个巨大的墨团——周泽楷,韩文清,喻文州……真是他的好哥哥,招蜂引蝶的本事真是一点没少。


自己才走了几天,他招惹过的男人就扑了上来,呵,什么年节送什么礼,腊八还没过呢。


这些人,他可一一记住了。


崭亮的军靴划出矫健的轨迹,男人的全身的肌肉绷紧,像一只准备扑食的猎豹。 他随手扯起落在沙发上的大衣,对门口对下属吩咐









—— “开车,回上京。”













梅子:

大家国庆节快乐

假期过得好吗


活该掉落





给你们比心~
















评论(13)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