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疏影

无叶不欢

all叶only
吃一切叶受cp,all非,all耀
cp可拆不可逆
欢迎调戏~

【all叶】废物

#病弱美人叶
#星际,狗血囚禁梗,ooc



——艳色牢笼。


他是被禁锢在苍白牢笼里的美人。

无力,凄美,脆弱。

纵使到了最后一刻,仍旧不发一言,沉默似乎成了他唯一的羽翼。

曾经联邦的战神,被视为神明的,被无数人竞相追逐和膜拜的男人,用单薄高挑的背影挡住虫族无数次进攻的星系第一元帅,如今被冠上了这样荒唐的罪名。

——通奸叛敌。

多么可笑的名词啊,所有人都不相信,等待他们全心敬爱的神从几万光年的星系外归来,于星舰中从容而下,用那双沉寂着智慧的眼瞳凝望着荧幕,亲口告诉他们真相。

可谁又能想到他几天前就被束缚在这里了呢?

秘银珀金织就的地下。

这位墨发的神。

自虫族得胜归来,未来得及踏上首都星第一个脚印就被秘密带到了几十米深的,由寒石陨铁打造的地下之城——也是联邦主席陶轩从数年起,为他一人修建的,最豪华的囚笼。

弑神。

乔一帆清晰的记得,在整个过程里,只有听到陶轩主席声音亲口说出密令的录音时,叶秋元帅艳色的唇才微不可查地挑起一抹微笑,又转瞬消隐。

此后,再未多做一个表情。

像是厌倦了一切,眉眼间都是风淡云轻,黛染青山。

特殊的金属化作手铐禁锢了他的手脚,它们出自末法特星系被军方管制的特殊矿脉,他们一向用它审问最强大的犯人,这些看似普通的黑色石头可以吞噬飘渺而最后真实存在的精神力,无时不刻,没有上限。

当然,也包括叶修的。

他已经撑不下去了。

今夜,即将迎来最后的审判。

神明总有战死力竭的一刻,陶轩在等,他,也在等。

看着曾经素白莹润的脸变得愈来愈透明,为他们授过课,操作过机甲的如桃花苞儿初绽的指尖也褪去了往日柔美的色泽,曾如绸缎光耀的发丝也变的黯淡枯萎,死意笼罩在他的每一寸躯体,每一丝角落。

只有眼角一抹浅色的红痕还在颤抖,昭示这个人还活着。

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乔一帆看向曾经的联邦第一军神,低声哀求,几乎欲将自己心中热忱的鲜血吐露出来,流下泪水:“将军,您就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吧,这是联邦医学院最新研发的精神药剂,一旦注射进去,您,您会没命的!”

叶修看向这个对他始终保留着敬意和爱戴的青年,褐色眼睛纯粹干净得像一只兔子,似乎撒着爱菲尔河畔清澈的阳光。他又微笑起来,眼睛溢满温柔的碎光,这次,不再是讽刺:

“我当初是怎么让你毕业的?

事已至此,我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

注射吧。

我叶秋,宁可战死,也不苟且偷生。”

乔一帆眼中起了一层薄雾,他看着方才如玉一样的骨节逐渐变得苍白甚至透明了起来,像落雪的初瓷,美得毫无生气。


叶修的瞳孔开始变得灰暗,神色懵懂。蓝色的液体已经发挥了它的效用,注射机器人松开了手臂,不经意间,一点残留在空气里挥发殆尽——这是乔一帆能为他倾慕的老师所能做到的极限。


从此以后,再无精神力sss+的联邦元帅,只有视海破碎,只能在最落后的星球和城市里,在最肮脏的贫民窟里苟活下去的废物叶秋。


L-B1,这颗专门收容危险分子,废物和垃圾,处在联邦边缘小行星会是他后半生——唯一的归宿。







梅子:

大概,没有后续

随缘

嘻嘻

给小天使们比心~












评论(14)

热度(348)